放过折辱自己的大臣,带着武器去求亲的无赖王

楚灵王芈虔,原名为围,是楚共王之子,楚康王之弟。在他还是公子之时,其所作所为就颇令人侧目。

带着武器去求亲的这个人是楚灵王,不过他做出围娉之举的时候还只是公子。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个人。楚灵王,芈姓(多说一句,芈姓是楚国国姓,出了好几个不得了的人物,屈原、芈月、白起),熊氏,初名,是楚共王的次子,楚康王的二弟,楚康王死后,楚康王的儿子继位,后被杀了。即王位后改名。公元前541年,自立为楚国国君,是春秋时代有名的昏君。

图片 1

楚灵王前传——

公元前547年5月,楚国联合秦国讨伐郑国,在城麇大败郑军,并俘获了郑军主将皇颉。获得一场大胜,虽然胜的仅是弱小郑国,但对继位以来就鲜少参与中原争霸的楚康王而言,也算是一个惊喜。可楚康王还没来得及享受战胜的喜悦,就先感受到战胜的烦恼——该怎么来认定属下的功劳呢?

楚灵王的父亲是楚共王,楚共王熊,在问鼎中原、称霸诸侯的老爸楚庄王的光环下,显得不是那么厉害,好在政治遗产还比较丰富,虽然十来岁就继位,却也平平安安地当了三十年国君,是个当时比较少见的宽厚之君,对叛臣也可以宽容,却也有优柔寡断之弊。楚共王有5个儿子,都不是正室所生,于是楚共王头疼了,长子(即楚康王)、次子(即楚灵王)、三子子比、四子子皙、五子弃疾(即楚平王)。为了确定让谁继承王位,楚共王觅了一块玉璧藏在祖庙里,再看这5个儿子谁能碰到玉璧。结果长子跪在玉璧上,次子胳膊压倒,三子四子没碰到,五子弃疾当时太小,被人抱进去跪拜,两次身体都压在玉璧上。

郑国皇颉被俘,可声称俘获他的楚人却有两位:一是穿封戌,二是楚康王的亲弟弟公子围。当着楚康王面,两人争执不休、互不相让。一般人虽然知道是谁俘获了皇颉,但都怕得罪公子围不敢站出来。这倒是让楚康王犯了难:到底谁说的是真话?

楚灵王的哥哥是楚康王,楚共王死后,就由长子继位,成为楚康王,在任十五年。

这时,晋国逃臣伯州犁站了出来,向众人建议道:“让战俘自己出来指认不就可以了吗?”众人一听,都觉得这个主意大妙,就把郑国俘虏押了进来。

楚康王还算是比较胜任的,比如,公元前560年,楚共王去世,楚康王新立,吴国认为有机可乘,违背当时各国普遍遵守的“闻丧不伐”的游戏规则,派大军突袭楚国。令尹子庚受命出征,楚国名将——“箭王”养由基(百步穿杨、百发百中、三箭平叛、箭射石中,最后万箭穿心而死)假装兵败,将吴兵诱入包围圈后,伏兵出击,吴兵败,楚国还俘获了吴国大将公子

可没想到的是,伯州犁当众玩起了上下其手的手腕。在伯州犁的强烈暗示下,皇颉竟然指认公子围为俘获自己的人!真正的功臣穿封戌眼见功劳被人冒领,气得抽出长戈就去追赶公子围,但却没能追上。作为楚国公子,竟然堕落到与一县尹去争功,不但是破坏了楚国论功行赏的机制,更是将楚国公室的脸面都丢尽了!

再比如,公元前549年(楚康王十一年),为抵抗以水兵为依仗的吴国,楚康王制造船只训练“舟师”,并反其道而行之,楚国水师一直开进吴境,让吴国水军再也不敢随便进入楚国的水域了。

图片 2

楚灵王正传——

公元前545年,楚康王及令尹屈建都先后去世。楚康王之子芈麇继位为君,公子围则当上了令尹,掌控楚国国政。上任才两年,公子围就杀死了司马蒍掩,侵吞了其家产!

公元前547年,楚国与秦国联合向东攻打吴国,可是吴国戒备森严,防守有道,想想也不能白白出兵,于是就转而杀向郑国。(为什么是郑国呢?因为楚康王老是想打郑国,可一直没打下来,后来郑国还依附了晋国。楚康王在位期间共四次攻打郑国。)这就有个“上下其手”的故事,本意并非现在的上下动手,而是指暗中勾结,串通作弊。当时,楚国已经战胜郑国,公子和楚国大将穿封戌同时想去捉郑国大将皇颉穿封戌动作快,抢到了,公子气不过就说是穿封戌抢功劳,是自己抓了皇颉,两个人吵了起来,找伯州犁说理,伯州犁说简单呀,问问皇颉不就行了?于是手向上指,说:“这是公子围,是国君的弟弟。”手向下指说:“这是穿封戌。方城外的县尹。”然后问:“到底是谁抓了你?”皇颉也是聪明人,看伯州犁做这些手势就懂了他的暗示,而且本身也比较恨抓他的穿封戌了,自己又是战俘,必须讨好当权者,于是说是公子穿封戌大怒,抽出弓箭就去追公子,却没有追到,太宰伯州犁最后调停说算了,大家都有功劳。“上下其手”这个成语也就流传下来了。(楚灵王上位后,反倒将见风使舵的伯州犁杀了,却认为穿封戌正直,给了他高官做。)

蒍掩之父是前令尹蒍子冯,曾经为楚国立下大功;蒍子冯的叔父,就是大名鼎鼎的孙叔敖,是协助楚庄王称霸的最大功臣。蒍氏一家为楚国立下了汗马功劳,公子围却无辜杀害其子孙,足以令众多楚国大臣寒心。

在楚康王十五年的时候,公子围还做了一件不太地道的事儿,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围娉之举。楚康王十五年(前541)春天,公子围带着副使伍举伍子胥的爷爷,楚庄王“一鸣惊人”的典故就源于与伍举的对话。)去郑国,说是要去公孙段氏家迎娶新娘,其实呢都带着武器,准备乘其不备攻下吴国,不过郑国人很警觉,不让他们住进国都的宾馆,说人太多住不下,给安排在国都外面,公子围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准备迎亲的时候进到国都里,郑国人也不同意,说就在郊外找块空地举行婚礼,公子围让伯州犁伯州犁在这里又出现了,不过他是楚康王的亲信,所以公子抢了侄子的王位后就把他杀了)去跟他们说,这样做辱没了自己的身份,等等,结果郑国人很强硬,我们是小国,虽然要依仗大国,可大国也不能包藏祸心(成语“包藏祸心”出自这里),伍举说看来郑国已经有防备了,看来这次是偷袭不成了,然后找了个台阶下,说我们没有这个意思,我们可以“垂櫜(gāo)”(櫜,放弓箭的袋子。意思是倒垂着空的弓箭袋,表示无用武意。)进入国都。最后公子在国都举行了婚礼,就带着新娘子回楚国了。

这样的公子围,当上楚王又能干出什么好事?

不过总的说来,在他哥哥当楚王的时候,他还算安分。等到楚康王死后,他的儿子继位,后称之为楚郏敖。他就不太安分了。比如会盟的时候,他穿着楚王的衣服出席等等,基本上是不太服气这个侄儿当位的,当听说楚郏敖生病后,更是借着问疾的由头入宫,直接用束冠的长缨将楚郏敖勒死,并自立为王了。即王位后他还改了名字,叫

在当上楚王后,楚灵王就更加无人能制了。

他当政的时候为所欲为,穷兵黩武,好大喜功又残暴非常。比如会盟时,大国国主都托故不来,他恼怒异常,却迁怒于别人,处处表示出骄纵的习气。当场侮辱别国使臣,杀死无辜的下属,并且对来到的各国君王毫无礼貌。再比如他诱骗蔡灵公访楚却杀之并灭蔡国,又灭陈国、赖国等小国,不过在攻打宿敌吴国时,却踢到了铁板。楚灵王似乎只能倚强凌弱,对吴国这样的强硬国家,虽然攻打了几次都不能将之拿下,也因此在对吴战场上占据了大量的国力。

公元前536年秋,徐国太子仪楚访问楚国。访问期间,仪楚得罪了楚人,楚灵王立刻下令将他抓捕。但趁楚人不注意,仪楚却侥幸逃脱,回到了徐国。因为害怕徐国反叛,楚灵王派大夫蒍泄率兵前去讨伐徐国。果不其然,徐国早已转投楚国的死敌吴国,所以一见楚人伐徐,吴国马上就派出大军前来营救,让蒍泄无功而返。

可是楚灵王并不收手,而且还在国内大兴土木,修建了章华宫,这个宫殿是用来干什么的呢?说也奇怪,居然是用来收容逃犯的,不管犯多大罪,只要想办法逃进章华宫,就没事了,也有人说章华宫是最早的机关城,有点类似恶人谷一样。这样一个破坏自己国家法律的法外之地,却是由一国之君建成,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图片 3

有一次,楚国大夫申无宇(“尾大不掉”即申无宇劝谏楚灵王之语。)冲进去抓一个逃犯,被楚灵王手下抓住,押到楚灵王面前,楚灵王说你怎么能破坏我的规矩呢?申无宇说,错的不是我,周朝法律,窝藏罪犯同罪并处,您这是窝藏罪犯。楚灵王只好将申无宇放了(可见楚灵王虽无赖,却也敬重真汉子,如之前对穿封戌的态度也如此)。

楚、吴之间早已成世仇,见吴国在此时横插一脚,楚灵王火冒三丈,立刻派亲信令尹子荡前去讨伐吴国。子荡,即蒍罢,是楚灵王早年的同党。子荡率领军队进攻到豫章(是一地区,起于今安徽霍丘、六安、霍山之间,西经河南光山、固始,直抵信阳及湖北应山东北),驻扎在乾溪。虽然楚灵王信心满满,可在两军对垒时,楚军却在房钟被打得大败,连宫廐尹斗弃疾都被吴人俘虏了。

之后,楚灵王又修建了章华台,也称第“天下第一台”,据说很高,要休息三次才能爬上台顶,因此也叫“三休台”。建成后他得意非常,却又觉得没人捧场不太爽,太宰薳启疆就给鲁昭公写了封软硬兼施的信邀请他来,鲁昭公来访,楚灵王非常高兴,还专门安排了仪仗队欢迎,宴会上,楚灵王喝高了,把楚国珍藏的宝弓送给了鲁昭公,酒醒后又后悔了,还是薳启疆想办法要了回来。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他气度不大。

这让子荡羞愧难当,为掩饰自己的无能,就归罪于蒍泄,把他给杀了!

“楚王好细腰”说的也是他。他喜欢细腰,官员们为了保持身材,都吃得很少,每天出门上朝都要使劲勒自己的腰,进出起身都得扶墙,没多少时候,各个面黄肌瘦。后来有人也引申到楚王的后宫女子中,想想也是,他连男人都要求细腰,估计女子更是苛刻了,所以章华台又被称之为“细腰宫”。

虽然打了败战,但楚灵王不想办法加强军事备战,反倒是大建楼台亭阁。第二年,楚灵王就建成了超豪华的章华台,四处邀请诸侯来参加落成典礼,以宣扬楚国的国威。按《水经注》记载,章华台“高十丈,广十五丈”,曲栏拾阶而上,中途得休息三次才能到顶,所以又称“三休台”。如此富丽堂皇的高台,对楚国民众来说却是极为沉重的负担,楚人耗费数年之力才得以建成。章华台建成之后,楚灵王日夜在此饮酒作乐,不理朝政。

“晏子使楚”时碰到的楚王也还是他,想着用狗洞还有囚犯来羞辱晏子,结果被嘲笑了一通,可见这楚灵王实在是有点不上台面。

图片 4

灵王十一年的冬天,楚灵王又发兵去打徐国。在乾溪这个地方,当时正好下雪,楚灵王身穿“腹陶裘”外披“翠羽披”,头顶皮帽,站在车上,看着大雪手执兵器,暴露在风雪之中,寒冷难耐。灵王却身穿“腹陶裘“,外披“翠羽披“,头顶皮帽,还在那里欣赏雪景“啊,真美的雪啊。”外面的兵士却冻得瑟瑟发抖,听他这么说,心都凉了。

楚灵王原本是杀死侄子而篡位,如今上台不但穷兵黩武还穷奢极欲,很快在楚国就失去了人心。这样的结局,有识之士早就预料到了。

后来他的五弟弃疾(即后来的楚平王)撺掇公子子比子皙夺权,杀死了楚灵王的两个儿子,并派人到乾溪告诉官兵,说楚国换了君主了,你们要是回来,还能保留职位家产,要是还跟着他就要灭三族。官兵听了一哄而散,楚灵王听说自己儿子被杀了,大哭说,我儿子又没犯什么错,为什么要杀他们呀。随从说,你随便杀别人的儿子,现在轮到别人杀你的儿子,你又能怪谁呢?

当然,楚灵王也有出乎人们预料之处。

大夫郑丹来到楚灵王身边,看他可怜就给他出主意,要么你逃到国都郊外去,楚灵王说不行不行,老百姓准得把我杀了。郑丹又说,那么你逃到别国去,楚灵王又说,不行不行,我之前那么对他们的王,别国肯定没人会收留我。郑丹看看他那副烂泥不上墙的样子,也就走了。

郏敖时期的某天,楚国芋尹无宇突然看到楚王的五色鸟羽旗出现在园囿之内。芋尹是楚国的官名,主要负责在楚王田猎之时驱赶野兽,也就是园囿的主管。咋一看到楚王旗帜在园囿里飘扬,无宇还以为是楚王到了,赶紧前去迎接。可当他走到跟前,才发现不是楚王,而仅仅是令尹公子围前来田猎!按周礼,王旗有十二根飘带,飘带长九仞。公子围其时为楚国令尹,他的旌旗只能有七根飘带,且飘带长度只能有五仞。见公子围如此僭越,无宇极为气愤,上前就扯断了王旗上的飘带,还数落公子围道:“一国出现两个国君,谁能忍受?”权倾一时的公子围,居然被芋尹无宇骂得不敢做声!

楚灵王孤家寡人一个。连饭也没有吃。就站在大路上看看有没有熟人,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以前的守门人,问他要吃的,守门人说不行,我要是给你吃的,我也要被处罚。楚灵王又饿又累,倒在守门人身上,守门人看他昏睡过去,就抽出自己的腿,拿了一个土疙瘩垫在楚灵王脑袋底下,就走了。

图片 5

楚灵王醒过来后,继续往前走,遇到大夫申无宇之子申亥,楚灵王当年在章华宫没有处置申无宇,因此申亥收留了楚灵王,不过楚灵王最后还是自缢了。

成为楚王后,楚灵王又规划建造起了章华台,到处收留流亡之人充实到章华台,充当仆佣。芋尹无宇的看门人因犯罪而逃,也被抓入了章华台。无宇得知此事后,就直接到章华台想要抓人。可章华台的官员却不肯让无宇带走犯人,威胁道:“在王宫内随意抓人,罪过莫大于此!”

楚灵王死后,公子弃疾隐瞒了他的死,还告诉公子子比子皙,说楚灵王没死,要回来复仇,这两人一听就慌了,居然自杀了。之后公子弃疾就继位了,是为楚平王。

无宇可是位天不怕地不怕,直接抓着自家的逃犯就去见楚灵王——可他就没想过,当年当众折辱楚灵王,楚灵王如果趁机打击报复怎么办?

见到楚灵王时,他正在喝酒,无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上前就申诉:“今天章华台官员威胁我:‘你为何在王宫抓人?’可我不在王宫抓人,又能在哪抓呢?我国先君楚文王,制定了窝藏罪犯之法,说:‘隐藏偷盗所得,与偷盗同罪!’楚国能严格执法,国土才能扩张到汝水。如果按章华台官员所言,我就无法拘禁逃臣了。您刚开始会盟诸侯,就要学商纣王窝藏逃犯,这怎么能行呢?”商纣王当年建鹿台,也是四处收留逃犯;无宇又一次公然指责楚灵王窝藏逃犯,还比之于商纣王了——如此大胆,难道就不怕楚灵王砍他的头?

图片 6

可楚灵王看着义正严辞的无宇,竟然赦免了无宇擅闯王宫抓人之罪:“把你的奴隶带走吧!现在盗贼正处尊位,还不能一网打尽!”楚灵王自称“盗贼”,是自认了犯了窝藏罪,违反了楚文王之法!

唯我独尊的楚灵王竟然也有自责之时,谁能想到?

公元前534年3月,陈国突遭宫廷之变:司徒公子招与公子过联手,杀死了太子妫偃师,改立次妃所生下公子留为太子。4月,陈哀公原本就有重病,见两兄弟作乱,自己却无力平乱,绝望之下也上吊自杀了!

图片 7

陈哀公死后,公子招与公子过驯熟派出使者到楚国通报,并告诉楚灵王陈国已经有新的国君,试图掩盖自己的罪行。可陈国公子胜无法忍受两人的胡作非为,就偷偷跑到楚国,请求楚灵王为陈国主持公道。得知了事情真相,楚灵王立刻就将公子招与公子过的使者给杀了。

公子留眼见情势不妙,赶紧逃亡郑国去了。公子招得知楚人即将问罪,也狠心将同党公子过杀死,把罪行都推到他一人身上去了。

可公子胜还在楚国,楚灵王显然不会这么轻易地被他给糊弄过去。9月,楚灵王派出公子弃疾率军去讨伐陈国,随行还带着太子妫偃师之子妫吴。当下晋国虽然是盟主,却不管江湖事务,楚国就得填补这一空白,替陈国公室讨回这一公道!

10月,楚军攻破了陈国,顺手就把陈国给灭了!楚庄王时“蹊田夺牛”灭陈,现在楚灵王再一次改陈国为陈县!陈国内乱不断,最终还是便宜了楚人。

现在楚国又多了一个县,该派谁去管理呢?

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楚灵王居然又想到了他老仇人——穿封戌。他以为,穿封戌当年敢于与自己争功,不是谄臣,足以担当此任!随后君臣又一起饮酒,借着酒劲楚灵王得意地问穿封戌:“城麇之战,如果当时你知道寡人今天将作国君,你会不会避让寡人?”穿封戌听了,答道:“如果我当时就知道您会这样,那么我就会杀死您以平息楚国之患!”

图片 8

穿封戌简直是胆大包天!在楚灵王篡位的道路上,可杀了不少人,连当初帮他争功的伯州犁都毫不留情地杀了,穿封戌又有几个脑袋?

尽管穿封戌如此强硬而不知退让,敢当面顶撞可楚灵王却还是放过了他!这是不是又让人意外?

由楚灵王对待芋尹无宇和穿封戌的态度可知,虽然他执政泛善可陈,但任用大臣的气度却非常人能比:更喜欢直臣,而讨厌谄臣。这在楚国似乎已形成了传统:进入春秋以来,楚王身边就鲜少有谄臣容身之地。楚文王时期,鬻拳就多次犯颜直谏,在楚文王打了败战后甚至还拒绝接纳他入城,可楚人却至死都敬重他;著名的谄臣申侯,楚文王生前就将他赶出了楚国。其后楚成王、楚穆王、楚庄王、楚共王、楚康王等等,虽然也出现了潘尪、伍举这样的“嬖臣”,但楚王宠幸他们是因为才干而不是谄媚。

图片 9

也因为这一传统,虽然楚国在王位继承时出现了多次弑君篡位,但楚国国力却并未因频繁的内乱而受损:楚王大多依然是知贤善任,大臣依然是忠于社稷而不忠于个人。在春秋前期,这是楚国得以长期保持快速发展的一大秘诀。

如果楚灵王能像祖先楚文王一样,接受大臣们的劝谏、洗心革面,在众多忠心耿耿的楚国大臣悉心辅佐之下,也许他也能成为楚国史上的又一代霸主!这并非不可能,楚灵王执政时,曾经利用弭兵之会的成果,多次组织诸侯盟会。只要他能稍微克制一下自己,少做些荒唐之事,江湖霸主归于谁家还是个未知数。

可惜,性格决定了命运。

公元前730年,楚灵王亲率大军前往讨伐徐国,楚国大臣子革以周穆王的例子来劝楚灵王退兵修政,可楚灵王最终还是难以克服自身欲望,被公子弃疾偷袭成功,从此乾溪受辱,失去了一切!

图片 10

不过,就在楚灵王众叛亲离,失去了一切之时,他曾经善待的芋尹无宇之子申亥却千方百计地找到了楚灵王,将他接回家供养。如果楚灵王对待其他人都像无宇和穿封戌一样,他又何至于遭到楚人的集体背叛呢?

楚灵王之死,核心在于他自制力太差。他清楚地知道什么是好、什么是坏,但却在自身贪欲引诱下,执政时多率性而为,最终导致了楚人的集体背叛。

图片 11

然而,将楚康王、楚灵王、楚平王三兄弟对比,就可知楚灵王也有其优势:他的气度不但超越楚平王,甚至要超越楚康王。放过当面折辱自己的芋尹无宇,重用与自己争功的仇人穿封戌,都足以证明这点。此外,楚灵王篡位后,楚康王时期备受质疑的伍举也得到了重用,并在楚灵王对外事务中助力良多。

如果楚灵王能听从子革劝说,战胜心魔、专注于楚国内政,在晋国霸业日渐衰微的前提下,以他的用人气度,楚国确实有机会再次称霸江湖!

在乾溪听过子革的话后,楚灵王曾经数日吃不下饭、晚上难以入睡,这也许就是他在与自己的心魔作激烈的斗争。但遗憾的是,楚灵王最终还是未能战胜心魔,走向了自己的不归路。

作昏君还是做明君,对楚灵王而言,就是在一念之间。在众叛亲离的那一刻,他有没有后悔过这一念之间的抉择?

本文由金沙赌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关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放过折辱自己的大臣,带着武器去求亲的无赖王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